考试进行时ing

重度叶吹党,他是最好的,他值得最好的。
全职最爱周叶,杂食。
凹凸瑞金不拆。

【许墨×你】画家与蝴蝶


你费尽了精力让自己从冗长的梦境醒来,只是依稀记得你是历经了一段漫长的温暖的旅程,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还有一双影影绰绰的深褐色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注视着你,你便奇妙的感觉即使在那个不属于你的世界也无所畏惧。

明明醒来的那个瞬间脑海中还塞满了关于那个世界的种种记忆和情感,然而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哪些记忆如同突然暴晒在七月艳阳中的萤火,瞬间失去了踪迹。     

你慢慢从列车的座椅中坐直了身体,往窗外看去,初夏的夜晚,繁星异常的明亮,揉的细碎的光芒将触及的事物通体刷的银白,已经很晚了,耳边除了起伏的虫鸣,只有列车行进摩擦铁轨发出的轻响——咔擦,咔擦。森林被星光勾勒出大致的轮廓,远方神社的灯火淼淼,随着列车的前行逐渐远去。

明明是熟悉不过的场景,却恍如隔世。

你将视线从窗外收回,却不经小声惊呼起来。末班的列车上明明只有你一个人,却不知从何时起你身边坐了一个男人,相当漂亮的男人。黑发黑眸,他侧着脸凝视着你,看到你回望过来,依旧没有丝毫闪避。

那双眼睛温柔的与他身后闪烁的星辰融在一起,那光芒穿梭了亿万光年的距离,终于到达你的身边。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夏夜,他如此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你面前。你马上将他和梦境中那张模糊的面孔联结在一起,梦境里犹自残存的情感,让你的喉咙发涩,吐不出半个音节。

明明是记忆中搜索不到的面容,你的直觉却无比坚定的告诉你,你们认识很久很久了,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心中突然喧嚣着磅礴的情感,使你几乎沉溺在绝望却温暖的情感里。你突兀地拉住他的衣袖,艰难无比的发声:“别……”别走。不要离开我。

“嘘——”他修长的手指比在唇边,眼中含着盈盈涌动的笑意。“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只是还想来看一个人。”他的轮廓与窗外飞快倒退的树影黏在一起,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失去本来的身形。

你更紧的攥住他的衣袖,眼中不断蒸腾着湿气,你直视着他,慢慢组织着言语:“那一定是对你很重要的人。”

“对,非常重要。”他没有拒绝你的拉扯,只是嘴角含着笑,认真的看着你:“我给她讲过一个故事。是一个眼中只能看到黑白色彩的画家和一只意外闯入画家世界蝴蝶的故事。”

你心中涌上莫名的熟悉感:“这个画家是不是能看到蝴蝶身上的色彩?”

男人轻笑出声:“没错,这是画家生命中唯一的色彩,画家被蝴蝶蛊惑,拼命的画着蝴蝶,再也画不出其他的事物。画家一边沉浸在幸福里,一边害怕着蝴蝶离开他。”

你的心跳越来越快:“后来呢?”

男人转头望着窗外缥缈的萤火:“她也问了和你一样的问题。可那时我没告诉她答案。后来,画家逃离了蝴蝶,再也不画画了。”

“为什么?”你急切的发出询问,心跳开始加速。

“因为画家很爱很爱蝴蝶,画家和蝴蝶再相处下去,蝴蝶会彻底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翅膀。画家不想失去生命中唯一的色彩,他只好逃了。”

“那蝴蝶怎么办?”你的语气带了些破音,心脏深处传来的痛楚,让你有些哽咽。

“蝴蝶没有了画家,还有3个守护使者,他们可以把她照顾的很好。”男人揉了揉你的脑袋。

“那画家呢?画家又怎么办?”你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的眸子。

“画家?画家的结局我就不清楚了。也许他在离开的时候就没有打算回来,把所有后路都切断了。他贪得无厌想要蝴蝶的全部。可这样强烈的情感只会毁了蝴蝶。”

“可是,蝴蝶也一定很想念画家。”

“蝴蝶忘记了画家。”或者说应该是画家让蝴蝶忘掉了他。

你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列车发出了巨大的轰鸣,终点站要到了。

列车飞快的驶进终点站的隧道,周围的一切都瞬间隐没在黑暗里。你的额头传来了温润的触感,还有耳边低不可闻的话语:“再见。”
…………

你下车的时候,手中多了一张白色暗纹的手帕,上面纹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真的很奇怪。你这样想着。

回到家后,你将手帕放入一个精致的密码箱,箱子中已经攒了很多相似的手帕。

读了溺海后的感觉,真的非常难过。想到主线里面说许墨一旦离开了就再不不会回来,真的很难受。最后算是私心里给许墨和女主发糖了。

评论

热度(18)